新民週刊:喀什六中“盛開”着白玉蘭花

發佈者:新聞中心發佈時間:2021-01-07瀏覽次數:10

來源:新民週刊 2021年1月7日

標題:喀什六中“盛開”着白玉蘭花

記者:王仲昀


閲讀提示:得益於上海“大組團”教育援疆新模式,喀什六中朝着建設成喀什龍頭、南疆領先、全疆一流的目標不斷奮進。

在新疆喀什,往年冬天的雪並沒有2020年這樣下得頻繁。從11月底起,雪下了一場又一場。在喀什第六中學,為防控疫情,進入12月,學校開始封閉管理。人流減少後,綿延不斷的雪,更使校園多了一絲靜謐之美。

瑞雪兆豐年。年底,人們決定用一種熱鬧的方式迎接新年,也是為2020年的工作畫上圓滿的句號。12月27日晚,六中教師們聚在一塊,舉辦迎新晚會,喜氣洋洋。回望一年前,鮮有人能預料到這裏即將發生的故事與改變。

2020年4月,上海第十批援疆幹部人才和“萬名教師支教計劃”的31位上海教師進駐喀什六中。對他們來説,受疫情影響,過去一年充滿變數,遇到的困難比想象多。當然,每個人都收穫了前所未有的人生體驗,西北邊陲的工作生活令人倍感難忘。

在新年到來之際,色彩斑斕的煙花劃亮了夜空,喀什六中的援疆教師們已經在憧憬和展望。上海教育的玉蘭花,來年將繼續在此盛放。


“援疆信念”與“上海經驗”在四千公里外相遇


第一次在喀什六中見到校長周鳳林時,他談吐幽默,臉上總是掛着笑容,打着整齊的領帶,很難不讓人記住。2020年底,接受《新民週刊》採訪時,剛剛結束一場會議的周鳳林感慨,來到喀什後“每一天都過得非常充實”。

談到與新疆的緣分,周鳳林説,其實過去十多年,已有過一些參與當地工作的經驗,因此來援疆前,對這裏並不算太陌生。

當然,“不陌生”只是第一步。在62歲的年紀,從國際大都市上海到4000公里外喀什開展工作,對周鳳林而言顯然不輕鬆。在進疆之前,周鳳林是上海市嘉定二中校長、上海市特級教師、特級校長,工作經驗豐富,而來到喀什六中,他成為教育部“萬人支教計劃”上海援疆教師總領隊,很多工作在他看來都得“從零開始”。

“一所學校,怎麼能沒有自己的發展規劃呢?辦好一座學校,一定要規劃先行。”周鳳林對《新民週刊》説道。因此,哪怕2020年春天因疫情耽擱了自己前往喀什的行程,但周鳳林仍利用這段“空窗期”開始做功課。他根據喀什六中實際情況,按照上海援疆工作整體部署,參考上海學校管理經驗,寫下2萬餘字的“喀什六中五年發展規劃(初稿)”。等自己來到喀什六中後,他又和校方其他同仁商討並在學校教職工中廣泛徵求意見,不斷修改。規劃在數易其稿後最終於7月經校教代會通過,成為學校發展的正式文件。

周鳳林介紹,《規劃》明確學校“以德立校,文理相融”的辦學理念,堅持為黨育人、為國育才。“立德樹人是學校的根本。我常説,做事首先做人,做人成功了,做事不成功是暫時的;做人不成功,做事成功了也是暫時的。

周鳳林對於學校“立德樹人”的重視由來已久。在上海嘉定二中,每屆高一年級學生都能在課堂上見到周鳳林,聽他講人生“第一課”——公民道德修身課。每週5節,雷打不動,連續教了13年。現在,周鳳林把上海經驗與開設這門課的“初心”帶到了遙遠的喀什。

縱使年逾花甲,周鳳林依舊選擇在2020年遠赴邊疆。像他這樣,臨近退休想要抓緊時間做貢獻的,在這一批上海教師中還有不少。

2019年12月,在雲南短期支教的上海楊思高級中學的物理教師常永和參加了援疆工作的電話面試。他2018年就申請加入援疆團隊,可惜此前由於年齡限制未能成行。

常永和2012年起就到全國各地進行教師培訓。“這一類活動參加多了,就更想要走出上海,去外面看看。”常永和告訴《新民週刊》,近幾年他想讓自己在退休前發揮更多作用的心思愈發強烈。

相比之下,李華軍的援疆機遇來得更加意外。用他的話説,自小在東北長大,父母都是農民,是教育改變了自己。如果沒有父母堅持讓他接受教育,可能一輩子仍要過着黑土朝天的日子。有這樣的成長經歷,李華軍更覺得自己有必要通過教育再幫助其他人。

2020年初,臨近退休的李華軍再次報名援疆,“無論結果如何,當時我想,這應該都是最後一次嘗試。”李華軍告訴《新民週刊》。一開始,他依舊沒能接到面試通知,一度覺得自己就此無緣。沒想到夏天一個平常的午後,他突然接到了電話。原來,之前的支教隊伍中有一位老師的身體遇到突發狀況,李華軍便成為“替補選手”。

在那之前,李華軍對於援疆是“雖不能至,心嚮往之”。等來到喀什六中,走進學生的英語課堂,他早已滿懷激動。這成為了上海援疆教師們的縮影:他們有激情,有信念,更在上海有着豐富的教育經驗。


從宏觀到細節,全方位改變令師生受益


2017年2月,喀什六中迎來首批上海援疆的3位教師,他們以“小組團”的方式,開始擔負提高喀什六中教育教學質量的使命。此後,“小組團”不斷朝着“大組團”發展。2019年10月上海援疆教育集團正式成立,喀什六中成為上海援疆教育集團“1+4+N”核心校。

“1+4+N”是上海援疆教育集團組建模式,意為“一個核心校、四個縣域集團、輻射全地區”。以喀什六中為核心,上海對口支援的莎車、葉城、巴楚和澤普四縣分別成立縣域“教育集團”,通過三年一輪的“兩輪”建設,大幅提升成員學校辦學質量,併為未來輻射推廣預留想象空間。最初的3人“小組團”,逐步升級為如今272名援疆教師“大組團”的新局面,探索上海教育“組團式”援疆新模式。

作為援疆教育集團核心校,喀什六中的學校發展與教學成績,對於其他學校而言具有重要的示範效應。2020年是周鳳林等上海援疆教師赴喀什地區工作的第一年。萬事開頭難,究竟能夠給六中乃至當地教育事業帶來哪些積極的改變,成為諸位援疆教師共同關心的問題。如今回過頭看,大到由周鳳林負責的學校發展規劃,小到教學樓衞生間改造,這種改變是全方位的。

“當務之急,就是教育觀念的全面提升。”這是周鳳林剛到喀什時的直觀感受。教師的教學和科研水平、班主任的管理方式、校園文化的建設……這些都有待提升。

轉變觀念的具體途徑之一,就是狠抓常規性管理和教學。作為喀什六中副校長,楊勇偉是上海第十批援疆幹部,在上海任中學校長多年。來到六中後,他要求教師要增強課程意識,實施“五環節”(備課、上課、作業、輔導、考試)一致性的精細化教學;此外,他有效運用現代教育技術手段,科學分析各類考試數據,客觀評估教學現狀,促進教學質量提升。

其中,學校教研室和教務科是教研工作組織開展的重要力量。兩科室的副主任樓宇和賀秉飛,作為上海第十批援疆人才,將上海教學管理經驗與喀什實際有機結合。他們通過推廣“課堂攻堅”、“校本作業”等工作,切實提升六中的教師業務水平。

這一點,常永和也深有感觸。2020年10月,喀什地區曾出現短暫疫情。在無法前往教室上課期間,常永和用過往收集整理的材料,根據學生實際情況,為喀什六中物理課程自編10萬字的“定製”教材。

談到為何要自己動手給學校師生編物理作業,常永和表示,一切都得迴歸“因材施教”。“之前學校用的課程作業都是市面上購買的教材,通過我們觀察,實際使用效果並不好。然而,作業對於學生學習和鞏固新知識又很重要,這要求我們必須要為六中的學生‘定製’一份符合他們真實水平的作業。”

此前,上海市對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揮部總指揮侯繼軍指出,上海教師要把上海教育的先進經驗帶到新疆,同時也要充分尊重理解當地的特殊情況,要做到能落地、便操作、可複製,做好對當地教師的傳、幫、帶工作,力爭打造一支帶不走的人才隊伍。而在六中本地教職工看來,上海援疆教師帶來的改變,尤其是今年這些新理念、新思路、新做法,的確有助於培養造就一大批帶不走的當地骨幹教師。

上述改變主要面向學校中層幹部和教師,而在和學生相處過程中,有些變化也令人欣喜。採訪時,賀秉飛向《新民週刊》回憶起2020年5月一次特殊的授課經歷:當時,有一位高三女生意外生病住院。為了不讓她落下複習進度,學校決定讓他在內的幾位老師,輪流到病房為這位女生講解習題。“最後她在出院之後,成績非但沒下滑,反而有了提升。”

除了教學觀念和舉措的更新,如今走進喀什六中,若問當地師生過去一年學校最直觀的改變是什麼,很多人都會回答,他們再也不用“靠鼻子找到廁所”。

原來,學校洗手間的衞生狀況一直沒能得到重視,致使每層樓洗手間的氣味格外“突出”。周鳳林來到六中後,開始對此進行改善,最終徹底改變了洗手間臭味不堪的局面。

這個名為“校園健康提升工程”的項目不僅僅改造了學校教學樓所有洗手間,還有一系列配套動作:為鼓勵學生養成便後洗手的好習慣,在洗手區域增加熱水龍頭,高標準改造建設兩間衞生保健室,在教學樓增加大量最新的飲水機,為學生舉辦口腔健康講座等。這個工程的意義,不僅有力地配合學校抗擊疫情工作,而且也成為“育人”的一個載體。周鳳林表示,“學校改造,把洗手間弄得乾淨整潔,不只是改善學校衞生狀況,還有助於改善學生的生活態度。養成文明良好的生活習慣,將使這些孩子受益終生。”


充分調動優質資源,長效援助機制效果初顯


一方面,周鳳林和其他上海援疆人員為喀什六中帶去全方位改變;另一方面在周鳳林看來,上海市教委和上海援疆前指對教育援疆工作的支持同樣是全方位的。“工作上的支持自不必説。對援疆教師的生活也是關心備至。有些事情我們自己都沒有想到,上海就已經為我們安排好了!”

2020年5月,上海教育援疆集團決定啓動為期一年的教師隊伍建設“玉蘭工程”。“玉蘭工程”由上海市教委、喀什地區行政公署、上海市援疆前指指導,上海援疆教育集團主辦、喀什六中承辦。

白玉蘭是上海市花,寓意開拓進取、奮發向上。“玉蘭工程”的“玉蘭”既取昂揚奮進之意,又兼“育藍”諧音,意為“育英才,培青藍”。此次“玉蘭工程”在上海聘請了30位知名教授、正高級教師、特級教師,構成一個涵蓋全學科、陣容豪華的“網課天團”。“玉蘭工程的帶教,用專業名詞説就是‘同課異構’。我們讓上海名師和喀什當地教師同上一節課,差異就非常直觀地呈現出來,提升效果也很明顯。”喀什六中教研室副主任樓宇對《新民週刊》説道。

作為援疆教育集團核心校,喀什六中如今還有另一上海元素——上海師範大學附屬喀什中學。為什麼在距離上海如此遙遠之地,還會有一所上師大附中?上海師範大學基礎教育發展中心副主任王健告訴《新民週刊》,這其實一個雙向選擇的必然結果。

“其實早在教育部‘萬人支教計劃’實施前,上師大已經數次派教師赴喀什支教。隨着時間推移,我們意識到以往分散式的支教很難形成集聚效應,亟需一個高水平示範點。另外,喀什六中作為一所歷史悠久的民族學校,前些年遇到了發展瓶頸,他們在成為全疆一流的過程中也需要先進經驗理念的加成。最終,雙方走到了一起,2019年4月,喀什六中加掛上師大附中校牌。2020年我們派出的援疆教師團隊集中了大學本部和附屬學校的優秀教師,參與喀什當地學校管理與教育教學,為上師大教育援疆工作的全面推進提供了有益嘗試。”王健説。

派出援疆教師團隊之外,上師大還從各方面為援疆教育事業持續提供智力支持。來自人文學院的鄭桂華教授2020年5月入選教師隊伍建設“玉蘭工程”首批導師團,成立“鄭桂華工作室”,通過線上帶教指導喀什學員。

除了“玉蘭工程”,上師大還從各方面為援疆教育事業持續提供智力支持。2020年12月21日,由上師大中華典籍與國家文明創新團隊主辦的“文化潤疆大講堂”本學期第三講在喀什六中順利進行。人文學院院長查清華以“經典何以潤心”為題,用全新視角帶領六中師生重讀包括唐詩在內的傳統文化經典。查清華告訴《新民週刊》,他希望團隊成員能引導師生重讀經典,通過迴歸文本、細讀文本的方式加深對傳統文化的理解,並從中挖掘當代價值。“上師大文史學科不僅學術積澱深厚,而且援疆歷史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紀80年代。自那時起,我們一直髮揮學科優勢支邊支教,至今未曾中斷,業已形成傳統;現在我們幫助喀什地區學校編寫中華經典讀本,持續舉辦文化潤疆大講堂,正是這一傳統的延續和強化。”

2020年,喀什六中一本上線率比上一年提高13.62%,本科上線率提高19.65%,這裏正成為培育新一代美好新疆建設者的沃土。得益於上海“大組團”教育援疆新模式,喀什六中朝着建設成喀什龍頭、南疆領先、全疆一流的目標不斷奮進。滬喀兩地,情誼深厚,上海的先進理念與舉措,勢必會在新年繼續為喀什地區教育事業輸送源源不斷的動能。


鏈接地址://m.xinminweekly.com.cn/content/15366.html